世界经济论坛:直击2019全球十大营商风险 | 社会科学报

2019-11-10 10:23 | 达峰网

近日,世界经济论坛公布《2019区域营商风险报告》(Regional Risks for Doing Business 2019),阐述了2019年全球及各区域营商风险。根据报告,全球十大最受关注的营商风险依次是:财政危机、网络攻击、失业或就业不足、能源价格冲击、国家治理失灵、严重的社会不稳定、数据欺诈或盗窃、国家间冲突、关键基础设施故障和资产泡沫。亚太地区的营商风险则主要来自环境、技术、地缘政治和经济等四个方面。

原文 :《世界经济论坛:2019全球营商风险》

编译 |熊一舟

图片 |网络

全球营商风险基本形势

全球经济在短期内出现衰退的迹象很明显,这种冲击对当前政府政策的影响令全球商界感到担忧。如果还没有开始协调,世界各地的利益攸关方可能无法聚集在一起对这种危险作出全球反应,这也是令人担忧的主要原因。2008年至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表明,全球合作是应对系统性挑战的最有效工具,但不是唯一工具。区域机构也可以开展重要的行动。为此,从区域角度绘制风险图景,对于利益相关者防范全球凝聚力缺失的可能性至关重要。

自2008年至2009年的结构性冲击以来,全球经济一直在平稳增长。然而,脆弱经济的症状在今年变得更加明显。2019年第二季度,全球七大经济体的增长速度均低于2018年同期。总债务水平也大幅增加,占全球GDP的比重达到创纪录的225%,尽管各国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差异。

低增长和高债务增加了“财政危机”(fiscal crises)的可能性,在我们的高管意见调查中,受访者认为这是他们在做生意时最担心的风险。“财政危机”在调整后的2018年风险排名中排名第六,这表明首席执行官们越来越担心本地区公共财政状况恶化。它也是在每个地区排名前十的唯一风险,在中东和北非排名最高(第二),在南亚排名最低(第九)。在国内层面,“财政危机”在133个经济体中的97个经济体中被列为十大风险之一。

为了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各国政府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这些压力来自收入匮乏、债务难以管理、削减开支或增税。这些措施中的任何一项首先并主要由人口中最脆弱的群体感受到:依靠提供公共物品和服务的公民、收入对物价波动特别敏感的家庭,以及那些工作可能受到疲软劳动力市场威胁的工人。全球公共财政危机与首席执行官们最担心的十大风险中的四项密切相关:失业或就业不足、能源价格冲击、国家治理失灵和严重的社会不稳定。

2018年,全球失业率降至5%以下,为10年来最低水平。然而,在财政边际收窄和技术变革迅速发展的情况下,全球经济衰退将使企业和政府更难以继续创造新的高薪就业机会。这种情况的一个潜在后果是失业或就业不足,今年全球排名第三,被最多的经济体(133个经济体中有30个)列为第一。它也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头号风险。

“能源价格冲击”是另一个令私营部门深感忧虑的风险。在中东和北非,这种风险排在第一位,“财政危机”排在第二位。石油和天然气仍是该地区公共收入的主要来源,因此能源价格的大幅下跌可能要求政府做出微妙的支出调整,尤其是在能源价格得到大量补贴的情况下。更严重的是,能源价格上涨而不是暴跌的冲击将意味着企业的生产成本增加,家庭负担更重:全球65%的电力仍来自石油、天然气和煤炭。最近对该地区关键石油基础设施的攻击表明,第三个令人担忧的原因是,“能源价格冲击”不仅与市场力量有关,还与危及这种基本大宗商品供应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有关。

经济放缓可能会加剧社会的不满情绪。这一风险也引起了企业高管的高度关切,他们将“国家治理失灵”和“严重的社会不稳定”列为经商的第五大和第六大全球风险。如果公共财政危机迫使福利国家缩小规模,可能会造成更多的社会动荡。“国家治理失灵”是拉美和加勒比地区的头号风险,而“严重社会不稳定”是欧亚地区的头号风险。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治理失败的风险也源于对腐败和人身安全的担忧。在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紧张和选举争端正在引发一种社会不稳定感。

亚太地区十大风险

东亚及太平洋地区十大风险依次是:自然灾害、网络攻击、国家间冲突、财政危机、极端天气事件、资产泡沫、数据欺诈或盗窃、能源价格冲击、失业或就业不足、国家治理失灵。以近期事件为标志,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企业面临着四个不同方面的风险:环境、技术、地缘政治和经济。

环境风险是在东亚和太平洋地区营商的首要担忧,“自然灾害”排在第一位,“极端天气事件”排在第五位。对“自然灾害”的担忧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日本和新西兰的反应引发的,这两个国家排在第一位,而印尼和菲律宾排在第三位。2018年9月印度尼西亚发生的特大地震和海啸,以及当年早些时候日本发生的山洪暴发,是亚太地区自然灾害频发的两个例子,凸显了增强抵御未来灾害能力的必要性。

灾害流行病学研究中心(Centre for Research on Epidemiology of Disasters)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50%的自然灾害发生在亚太地区。该地区的灾害造成了总死亡人数的80%以上,影响了5000多万人,总损失达568亿美元。亚太地区不仅是自然灾害和极端天气事件造成生命损失最多的地区,而且亚太地区人口众多,极易受到经济损失的影响。工业化和无计划的城市化也导致了环境退化,削弱了该地区抵御灾害的自然防御能力。如果不加以控制,自然灾害可能会进一步侵蚀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经济竞争力。

该地区的首席执行官们将“网络攻击”列为企业面临的第二大紧迫风险。除柬埔寨、老挝和越南外,该地区所有国家都将“网络攻击”列为其最大风险之一。在新加坡,这是对商业的最大威胁,近80%的受访者将其排在首位。2018年新加坡最大的健康组织遭受的网络攻击仍在影响着新加坡商人评估风险的方式。那次攻击泄露了包括总理在内的近150万人的个人数据。思科在其2018年亚太安全能力基准(Asia Pacific Security capability Benchmark)研究报告中强调,除了新加坡以外,该地区其他国家的企业也不能幸免于网络攻击。亚太地区每天至少有1万家公司成为网络威胁的目标。澳大利亚是该地区受攻击最多的国家,7%的公司每天面临50多万起攻击。在澳大利亚,由于开发网络弹性基础设施的投资成本很高,应对此类威胁对企业的财务影响在该地区也是最昂贵的。

近30%的受访者选择“国家间冲突”和“财政危机”作为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经商的下两个最大风险。“国家间冲突”的风险可能涉及一系列潜在问题,如南海的紧张局势或美中关系的演变。然而,在我们的调查中,结果主要是来自日本和韩国的反应,这两个国家一直受到朝鲜周边紧张局势的困扰。日本最近上调了对朝鲜核能力的评估,日本防卫大臣也强调,朝鲜的核计划和弹道导弹计划对日本安全构成了“严重而紧迫的威胁”,日本商界对此表示赞同。除了这一持久的冲突之外,最近日本和韩国之间贸易争端的升级不仅在这些国家引起了经济上的忧虑,而且也影响了他们对来自朝鲜的威胁做出合作反应的能力,特别是在信息共享等领域。

除了地缘政治方面的担忧,日本也在推动该地区“财政危机”的排名上升,鉴于日本长期负债累累,这并不令人意外。世界银行在其《东亚与太平洋发展报告》中强调,该地区的经济增长预计将在2020年从2018年的6.3%放缓至6.0%。此外,作为一个严重依赖出口的地区,该地区极有可能面临中美贸易战升级,以及在更广泛的经济风险背景下,由此引发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汇率战争。世界银行指出,整个2018年,该地区利用其国际储备来管理汇率波动。此外,该地区的一些货币对美国货币政策高度敏感,因此很容易受到美元进一步升值的影响。考虑到该地区历来容易受到大规模资本外流的冲击,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企业对任何长期的市场悲观情绪都持谨慎态度。该地区市场的这种看跌行为也可以解释为什么该地区的商人将“资产泡沫”列为今年第六大最麻烦的风险。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80期第7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热门文章
图文推荐
最新推荐
编辑邮箱:[email protected] | xml地图 | 达峰网移动端
郑重声明:达峰网网站资源摘自互联网,如有侵权,麻烦通知删除,谢谢!
牛牛抢庄棋牌赢的技巧